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克莱蒙”学者在中国频繁参加学术活动是否有问题成了谜团

时间:2019-03-13 11:5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该文作者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尹海洁,她在文中直指菲利普·克莱顿(Philip Clayton)、约翰·柯布(b)、大卫·格里芬(David Griffin)、王治河、樊美筠等将过程哲学(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引入中国的学者,“以虚假身份与国内几十所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

  根据尹海洁教授提供的信息,这群学者的身份介绍里往往写有“美国过程研究中心”,还有各种“克莱蒙”——“克莱蒙大学”“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克莱蒙林肯大学”“克莱蒙神学院”“克莱蒙研究生院”……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发现上述学校目前经中国教育部认定的只有“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和“克莱蒙神学院”。 (编者注:全文有关Claremont的翻译统一为“克莱蒙”。)

  “实际上,过程研究中心是克莱蒙神学院下属的机构,根本不是(美国)国家级机构。世界上也不存在克莱蒙大学,真实存在的是如今彼此独立的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克莱蒙林肯大学、克莱蒙神学院。”2月8日,尹海洁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像是菲利普·克莱顿,其实就是克莱蒙神学院的人。但为了方便来中国,他大部分时间打着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和林肯大学的名号。像王治河,他在我们哈工大2011年人才引进百人计划申报书中说 与克莱蒙林肯大学联合培养建设性后现代和过程哲学方向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流动人员 ,但克莱蒙林肯大学人力资源部主管2015年说该校与王治河毫无关系。”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下文简称“哈工大”)官网中,澎湃新闻记者发现了尹海洁的教师页面。介绍中她是“博士生导师”,从2009年2月开始担任哈工大人文学院社会学系系主任。尹海洁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现在我已经不是系主任了。”

  尹海洁还在知乎中表示,来自克莱蒙神学院的这些学者试图用宣扬怀特海过程哲学的方法来进行宗教渗透。而2月9日,王治河在微信公号“外国哲学研究”中对尹海洁批判文章作出回应,表示“尹文”给他们扣了“神棍”“神学骗子”这样的大帽子。

  王治河说:“大家知道,过程哲学和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在西方一直不是主流,一直处于边缘地位,主流哲学是分析哲学,主流思维是机械思维,要让被机械思维影响长达几个世纪的西方世界接受这样一种动态的有机思维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过程哲学和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在思想脉络上跟中国传统文化的亲和也加剧了它的被边缘化……然而不是主流并不意味着没有价值,从历史上看,许多伟大的思想都是首先产生在边缘的。我坚信过程哲学和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的价值。”

  亦有哲学学者评价:“学术不应以左右分派,还是要讲道理,宽容自由才是正道。”

  根据澎湃新闻记者在网上找到的信息,约翰·柯布(John B. Cobb)在2014年成为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院士,而王治河和樊美筠是一对夫妻。

  在社科网2004年6月的报道中,约翰·科布以克莱蒙大学过程研究中心主任、克莱蒙研究生院宗教学教授的身份被黑龙江大学聘为客座教授和《求是学刊》编委。

  在北京师范大学2008年10月的报道中,菲利普·克莱顿的头衔有:美国过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教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科学与精神追求项目”主任、国际知名怀特海和过程哲学研究专家。报道提及美国过程研究中心自2002年以来与北师大过程哲学研究中心和教育学院的有关机构进行了多方面的合作研究,并计划在联合培养博士生、教师进修和联合申请研究课题等方面进行更广泛的合作。

  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2011年6月的报道中,菲利普·克莱顿受邀来哲院演讲。除了“美国过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他还是耶鲁大学哲学博士、哈佛大学客座教授、美国克莱蒙林肯大学副校长,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而在哈工大新闻网2011年6月的报道中,菲利普·克莱顿的身份介绍为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副校长,他被聘为哈工大哲学学科首席学术顾问,还参加了“哈工大建设性后现代研究中心”的揭牌仪式。

  在中共中央编译局官网2013年7月的报道中,约翰·柯布是“美国著名学者、克莱蒙研究生大学终身教授、美国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院长”。此外,“小约翰·柯布教授领导下的美国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与我局(中共中央编译局)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现实问题研究中心,合作举办的 马克思主义与生态文明国际论坛 已经成功举办了7届,每年参会总人数已经超过300人”。

  据尹海洁统计,十几年时间里,这群美国学者与中国大陆的27所大学或研究机构共建了32个“过程哲学”或“建设性后现代”的研究中心。而邀请约翰·柯布、大卫·格里芬、菲利普·克莱顿、王治河等人去讲学、办会、访问或聘为客座教授的学校亦有24所,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山东大学等高校。

  名字中含“克莱蒙”的美国大学有不少,澎湃新闻记者能查到官网的学校有“克莱蒙研究生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CGU)、“克莱蒙林肯大学”(Claremont Lincoln University)、“克莱蒙神学院”(Claremont School of Theology,CST)和“克莱蒙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还有一个Claremont Colleges,这是一个高校小联盟,包括五所本科学院与两所研究生院,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和克莱蒙麦肯纳学院也在其中。

  克莱蒙林肯大学人力资源部主管曾在给尹海洁的回信中解释“克莱蒙林肯大学”和“克莱蒙研究生大学”没有关系;“克莱蒙林肯大学”曾经是“克莱蒙神学院”的一个分支,如今两者也没有任何附属关系。该主管还声称“过程研究中心”附属于“克莱蒙神学院”,和“克莱蒙林肯大学”没有关系。

  但王治河在回应中表示:“过程研究中心既属于我毕业的克莱蒙研究生大学也属于克莱蒙神学院,因为当年柯老和格里芬兼任两所学校的教授。”

  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王治河等人主编的《后现代主义辞典》介绍该过程研究中心是美国克莱蒙神学院和克莱蒙研究生院下属的一个研究机构,由其创始人小约翰·科布和大卫·格里芬分别任主任和执行主任。

  《后现代主义辞典》写道:“该中心主要致力于对阿尔弗雷德·诺思·怀特海和查尔斯·哈茨霍恩以及相关思想家的过程哲学进行研究和思考,对这种世界观在其他所有领域的思想和实践中加以应用和检验。过程研究中心经常召开会议,它的出版物有《过程研究》和《过程视角》。”

  由黑龙江大学主办的综合性哲学社会科学学报《求是学刊》也曾对中心做过详细介绍:“创始于1973年的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位于风景如画的克莱蒙特大学城,是以怀特海哲学为基础进行过程研究的学术机构,目前在全球有2000多名成员,下设 怀特海研究部 、 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 、 过程哲学研究会 、 过程教育哲学协会 等30余个学术机构和组织。”

  在过程研究中心官网()的介绍中,中心地点设在美国克莱蒙神学院校园内,是神学院下属的研究中心,同时和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关系密切。而且在官网“项目”一栏下,“中国项目”是排在第一位的。

  “克莱蒙研究生大学2014年的世界排名是1501。而克莱蒙林肯大学既不在中国教育部承认名单,又不位列2014-2015美国高等教育认证委员会的名单。即使克莱顿这些人在这两所学校里的身份是真实的,也不值得我们的学术界去追捧他们。”尹海洁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按照计划,哈工大所聘请的首席国际学术顾问也应是国际大学排名前150名大学、所在学科前100名的学科中工作的国际著名学者或者资深管理专家。”

  “更何况这些身份并不被承认。”尹海洁回忆,2012年6月,菲利普·克莱顿、王治河、樊美筠等14人以学者身份到哈工大举办“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与中国”国际学术会议研讨会。

  “克莱顿于2010、2011、2012年三次到哈工大讲演,虽然三次的题目不同,但PPT和演讲内容都一样。更关键的是他们带来的那些人。”尹海洁表示,这14人的身份没有被一一介绍,但她发现被包装为“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顾问、居家教育专家”的凯萝·托本女士(Carol Toben)其实是一个家庭妇女;被包装为“过程教育专家、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顾问”的凯文·克拉克博士(Kevin Clark)是一名退休高中教师;作为随行专家来的米爱丽女士(Ally Rice)仅是一名大三的学生。

  尹海洁称,她从2012年开始给校领导写信,说这里有虚假学术交流,但得到的回复始终是“领导认可他们的水平”。

  2015年初,尹海洁又给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克莱蒙林肯大学的校长分别发信。

  她向澎湃新闻记者出示当时的往来邮件:“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常务副校长及教务长助理的答复是菲利普·克莱顿是克莱蒙神学院的人,没有在克莱蒙研究生大学以行政人员的身份服务过。至于王治河、樊美筠,他们根本不认识。”尹海洁说,“回信中还提及出于一种礼节性,克莱蒙神学院的菲利普·克莱顿可以成为研究生大学学生答辩委员会的委员,二者关系仅此而已。”

  “克莱蒙林肯大学的人力资源部主管则说,菲利普·克莱顿仅在2013年6月至8月在克莱蒙林肯大学当过一个半月的副校长(当时克莱蒙林肯大学是克莱蒙神学院的一个分支),除此之外,之前之后,他与克莱蒙林肯大学没有关系。王治河、樊美筠和克莱蒙林肯大学更没有任何关系。”

  另一方面,王治河在回应中称:“人家(克莱顿)明明从2011年到2013年当了两年多的克莱蒙林肯大学常务副校长(provost),为什么硬说人家只当了 一个半月 的副校长呢?反过来说,他即使只当了一个星期的副校长,只要人家到中国访问时还在当着,就没有理由说人家撒谎。”

  “至于国内媒体报道时把克莱蒙林肯大学张冠李戴成 克莱蒙研究生大学 或 克莱蒙大学 ,那就不是人家克莱顿的错了。”王治河还表示,尽管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在排名上比较吃亏(是全美唯一一所只有研究生和博士生没有本科生的研究型大学),但有几位世界级的大教授,“除了格里芬,柯布,还有被誉为 现代管理之父 的德鲁克(Peter Drucker),研究积极心理学和领导力的世界领军人物米哈里(Mihaly Csikszenmihalyi)和只有硕士学位的来自英国的维特根斯坦第三代传人菲里普教授。”

  2月9日,约翰·柯布也在微信公号“后现代生态文明”发表给尹海洁的公开信。他先表示理解海洁的质疑,但希望提出论据消除这种怀疑。

  “1973年大卫·格里芬和我在克莱蒙设立过程研究中心,以推进怀特海哲学在多种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我们不知道中国会有任何学者听说过这个研究。由于怀特海的哲学强调整体性,他的思想也在美国高校的主流学术学科水土不服。”约翰写道,“刚开始,我们还没打算和中国学者分享我们的思想。一些中国学者接触到大卫·格里芬主编的 建设性后现代思想 丛书。他们做了研究,对这种思想表示极大的兴趣。因此我们很高兴能够和他们共同探讨,我们也很惊讶我们在中国能收到如此积极的回应。这种回应实际上说明,正如怀特海所注意到的那样,他的思想与其说和现代西方思想,不如说和古典中国思想更契合。”

  “很明显,我认为您在某种程度上所获信息有误,您的怀疑把情况以讹传讹。我没有权利期待你相信我的论述。例如,我没有提供注释和参考文献作证。但我真诚希望您能够认真严肃地核查你所怀疑的信息。若是希望我提供协助,请与我联系。一般来说,我都可以提供证据。我将很乐意和一个怀疑论同行合作(我自己也是怀疑论者)。公开透明虽然不容易,但它能够复原真相。假如我们彼此坦诚相待,我们之间的分歧就无须走向敌意。”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376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